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APP客戶端 數字報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網評員有話說| 大咖駕到| 政策圖解| @安網| 新媒體影響力排行| 安徽安全| 福建安全

只要群眾需要,我們當路當橋

中國應急管理報 2019-10-14 10:48:48

■王 斌/口述 朱鴻偉/整理

我是四川省消防救援總隊成都支隊特勤大隊五中隊副中隊長。自去年11月9日習近平總書記向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授旗并致訓詞后,我們隊伍瞄準“全災種、大應急”的目標,苦練本領,時刻準備赴湯蹈火,經受住了多次突發事件的考驗,尤其是對今年8月20日發生在汶川縣境內的泥石流開展的救援,讓我記憶猶新。

我們義不容辭

8月20日,汶川縣境內受強降雨影響,各鄉鎮不同程度發生了山體滑坡、泥石流,部分道路、房屋被淹。耿達鎮受災最為嚴重,不僅道路、電力、通信中斷,還有大量群眾被困。

20日7時30分,支隊指揮中心命令我們迅速前往都江堰消防救援大隊待命。我立即挑選水域、山岳救援的骨干隊員前往災區。我深知,在人民最需要的時候,作為練在平時、備在平常的專業救援隊,我們義不容辭!

到達災區后,看到附近有的房屋被沖刷成了殘垣斷壁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我們接到了前沿指揮部傳達的命令:耿達鎮龍潭水電站有群眾被困,情況危急,急需骨干救援人員前往施救。

于是,我們從重型二隊抽調了18人,在特勤大隊大隊長潘國濤帶領下,奔赴耿達鎮。

18時50分,我們到達耿達鎮并找到了鎮政府人員了解情況。“就在水電站上游大約300米處,有幾十個游客被困,據說還有人員重傷。”一名當地政府工作人員說。

19時許,負責偵察災情的隊員回來報告說,水電站上游情況較好,壩上群眾都位于安全地帶,情緒也較為穩定,但山路崎嶇,雨夜路滑,根本不適合救助轉移。

考慮到傷員被困不能再拖,潘國濤果斷向指揮部報告,請求協商航空救援。經指揮中心與金匯通航公司商議,決定待到第二天天亮利用直升機進行救援轉移。

群眾肯定是最佳褒獎

21日6時許,天色微亮,潘國濤當即下達作戰命令。

“王斌!”“到!”“你帶領8名隊員組成前突組,負責轉移受困群眾;馬健帶領3名隊員建立中繼通信站,負責監測水壩災情變化和前后方通信;魏記波帶其他隊員負責直升機轉移和人員救護工作。”

路上,我們要翻過好幾座山。記得在走到一座山的山脊處時,看到山的另一面全是光禿禿的,沒有任何可以抓住的植被。如果不直接從這邊下去,我們就得繞路走,這樣會延緩救援進度。為了盡快找到被困群眾,我們決定順著山坡滑下去。幸好,山不算高也不陡,我們順利都滑到了山底,無一人受傷。

滑到山底后,我們必須得走過一段長約60米的泥濘路段,這段路由于被泥石流掩蓋,路面上覆蓋的淤泥深淺不一。最深處的淤泥已經完全沒過了我的小腿。但我們沒有絲毫畏懼,大家手拉著手,互相攙扶著走過了這段路。沒想到,直線距離不到2000米的路,我們竟用了將近三小時,才找到了群眾被困點。

這時,多功能擔架派上了大用場,2名重傷人員靠它抬運。老人和兒童體力不支,我和隊員便輪流背;當隊員背著老人險些跌倒時,身旁的隊員趕緊扶持、共同使力……

經過五個多小時的跋涉,70名游客全部被安全轉移到直升機起降點。一位老人流著眼淚感嘆:“國家真的發展好了,沒想到會有直升機來救我們。”截至22日17時,直升機共運輸12架次、轉運營救38人。23日,我帶領8名突擊隊員和武警部隊人員一道,通過繩索和人梯將34名游客成功轉移(見上圖)。

白天疏散、救援群眾,夜里要輪流值守河堤。4天3夜,沒一名隊員合過眼。熱心的藏族阿媽們給我們送來熱湯飯,給我們塞錢,我們堅決不收。一位藏族阿媽說:“是消防員給了村民和游客一條活路。”

9月16日,部分獲救游客給中隊送上了一面印有“抗洪救災護群眾,無私奉獻顯真情”的錦旗。“消防指戰員太辛苦了,帶來的糖果請一定要收下,希望消防員苦中有甜。”部分游客說。

這次救援,我們付出了很多艱辛,但這是我們的職責使命。為營救生命,我們當路當橋。他們的肯定,便是對我們最大的褒獎。下一步,我們將繼續以習近平總書記的訓詞為指引,堅持水陸空一體化救援培訓,打造一支真正能適應多災種救援的新時代消防救援隊伍。

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

中國安全生產報社新媒體中心維護,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84264351,客服QQ:2089959755

關于我們 | 投稿郵箱 | 版權聲明 | 訂閱指南 | 網站導航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京ICP備06009719號

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7833號

丰禾真钱娱乐hh